首页 代孕费用

我的进口故事 | 进口奶粉还找“代购”,已经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147人  未知

  原标题:我的进口故事 | 进口奶粉还找“代购”,已经OUT了

  

  中国开放市场推动了进口商品的普及,但消费者对新产品和新服务也有新期待。

我的进口故事 | 进口奶粉还找“代购”,已经

  编者按:

  你买的第一件进口商品是什么?你去哪里买进口商品?你想买却买不到的进口商品是什么?

我的进口故事 | 进口奶粉还找“代购”,已经

  即将开幕的进博会虽然是专业展会,却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有很多普通人感兴趣的进口商品和服务,很可能会通过展会的牵线搭桥,在展会结束后来到中国,进入中国消费者视线,并被选购进入家庭。

  不过,三十年前、二十年前,甚至在十年前,进口商品与普通消费者的关系未必如此“亲密”。在进博会开幕前,“50后”王莹、“80后”章小云、“90后”刘辰辰这三名来自不同城市、不同年龄的消费者讲述了他们与进口商品的故事。在这组“我的进口故事”中,既能看出这些年中国开放市场推动了进口商品的普及,也能看到消费者对新产品和新服务的期待。

  “我几乎每天都会买进口商品,比如家门口的生鲜超市里就有进口的肉制品、饮料,不用刻意挑选,进口商品就会出现在我家。”1983年出生的章小云是许多人眼里典型的精英,大学毕业后赴德留学,归国后加入知名外企,如今已经成为一名中层领导,每年会根据公司安排前往欧美与同行交流。

  在她的日常消费中,进口商品司空见惯,而且她认为这些年上海的进口商品消费渠道越来越丰富、种类越来越多样,并且紧跟时尚潮流。“说起与进口商品有关的故事,印象特别深的是我娘家客厅的吊灯。我的父母追求品质生活,在十年前装修时,就在上海一家商场的灯具图册里看中了一款需要从意大利进口的吊灯,没有现货,就算付了定金,也要等上三个月。结果,我们新家的客厅就用了三个月的裸灯泡。”等到章小云装修自己的小家时,也买过很多进口的配饰,但她发现,“不要说选择面比十年前多得多,就算是定制款,也不用再等上三个月。”

  除了豪华吊灯这样的大件,章小云更是觉得在上海生活,不会刻意将进口商品和国产商品区分开来,因为进口商品也和其他商品一样,出现在各种消费渠道中。她说:“记得读大学时买进口商品还要专门去进口超市,而且进口超市也不多,全市就那么几个,学校附近没有,还要专门坐车去;但现在,即使是随处可见的便利店中,也不会缺少进口商品。稍有些规模的生鲜超市中,还销售活的进口海鲜,这些都是我家餐桌上的常见菜。”

  章小云观察到的另一个变化在于进口商品的价格,她分析到:“你会发现,很多进口商品的价格比刚进入中国市场时便宜了很多。”她认为要把这些归功于进口渠道增多和产品信息越来越透明。比如,在她去德国留学前,网上有一款标称是德国进口的化妆品价格不低,还要找“代购”买。等她到了德国才发现,那只是德国普通超市的自有品牌,根本没有“代购”说得那么稀罕,价格也与“代购”给出来的相差很大。但这些年,“代购”想赚差价难了,因为电子商务和跨境电商的发展,让进口商品的信息变得透明,包括她在德国读书时常去的超市就在国内电商平台上开了旗舰店。章小云比较过价格,发现虽然仍比德国当地高,但算上物流和运营成本,并不离谱。

  买奶粉的经历也让章小云感受得这些年中国服务贸易的成效越来越明显。“四年多前生完女儿断了母乳后,我选的是进口奶粉,觉得国内价格高,还常常断货,所以要么请海外的朋友寄回来,要么请出差海外的同事背回来。但这两年跨境电商发展起来后,买海外奶粉明显方便多了。跨境电商销售的‘海外版’奶粉价格合理,似乎还倒逼了‘国行’(注:是指通过一般贸易方式进口)进口奶粉定价,‘国行’的价格也下来了。所以现在‘海外版’和‘国行’我都买,但再也不找朋友或同事‘代购’了。”在章小云眼里,“代购”进口奶粉已经“OUT”(指被淘汰)了。

  但章小云仍然期待,进博会的召开可以推动进口商品信息进一步透明,多元采购对接也能让国内消费者更愿意在国内消费进口商品。她坦言:“我现在买一些奢侈品还是会趁自己去欧美出差或旅游时在当地采购,因为国内外的价差还是有点大。个人觉得还是信息不够透明,有些进口品牌的定价机制不合理。通过进博会的对接和推动,让更多进口产品通过更多元化的渠道进入国内,或许能解决这一问题,吸引更多的海外消费回流。再说,现在海外品牌越来越重视消费者,还常说中国是他们在本地市场之外的第一大市场,怎么能不重视中国消费者的体验呢?从进博会就能感受到中国市场的热情。”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